修罗场

已爬坑
专注某冷门游戏
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诈尸

Sayonara[韩叶]

Sayonara[韩叶]

 

+ 作者是个SB,OOC肯定会有

+ 韩叶退役分手前提

 

叶修没想过会在退役之后还能见到韩文清。

站在大街上,他就像遇到了很久不见的老友一般,抬起手朝对方打了一个漫不经心的招呼。而作为回应,韩文清一面点了点头,一面几步走近了他。

“一起坐坐?”

“好。”

XXX

拍拍眼圈哭得有些发红的陈果的肩,她身后兴欣的队员们也是一副不舍的表情。叶修拒绝了担当指导的邀请,相当无所谓地拖着个行李箱站在门口。

“老板娘你别哭啊,又不是永远见不到我了。你就真的这么讨厌我想要我去死么?”没有抽烟,他微笑。

闻言陈果忍不住又狠命打了他一下,抹了抹眼睛:“祸害遗千年,你一定能好好活下去的!”

“这才是老板娘嘛,走了不要想哥啊。”他挥了挥手,逆光中的叶修表情让人再也看不清,随后就相当干脆利落地回过头拖过行李箱骨碌碌地远去。

踌躇片刻,乔一帆才小心翼翼地问苏沐橙:“前辈他……是要去哪里?”

苏沐橙笑笑,强压下涌到喉头的哽咽才能好好说出口:“回家吧,毕竟好几年没回去了。”

而还没来得及搬走的魏琛在一边喃喃自语:“刚刚老叶那动作,跟老韩简直太像啊。”

叶修也确实在路上见到了韩文清,箱子下的滚轮不安稳地停在脚边,在柏油路上碾了一下又一下。

“哟老韩啊,不久还在电视上看到你的退役记者会,怎么,现在就飞H市来了?霸图那儿你就不管了?”

韩文清面色十分不豫,之前光是站在那里就有不少路人慑于气场而纷纷绕开他,也就只有叶修才能顶着他的视线。

沉默了一会,韩文清才有所回应:“不需要。有我没我,霸图也是……”

“一如既往嘛。”叶修“呵”了一声,掏掏口袋又摸不出什么,不由撇了撇嘴。

注意到对方的动作,韩文清倒是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个烟盒扔过去:“没出息。”

“哎哎老韩你还带着啊。”叶修忙伸手接住,熟门熟路地从早就开着的口里掏出烟点上,满足地叹息,“所以说你千里迢迢从Q市跑到H市来我就不信你只是来送我。怎么,学电视剧里老情人重归于好?”

“怎么可能。”韩文清嗤之以鼻,脸又黑上了几分。

遇上叶修他就没在话语上占过什么便宜,不过最后也总是他……

打住。

韩文清指了指叶修手中的烟:“把这个还给你,也顺便把你这个麻烦送走。”

“是是老韩你真是个好人,不过能别挡路么哥要误点了。”顺手把有寥寥几根烟的烟盒揣进口袋,叶修摆摆手。

“不送。”韩文清倒也真的往旁边让让。

重新拖起行李箱,叶修慢吞吞地与他擦肩而过。

“再见。”

XXX

韩文清看着面前这个一脸无所事事的人,记忆中似乎这种表情就没有变过,在除了荣耀之外的事上他永远缺乏热情。

不过,那时的自己也是这样,只是隐藏地更好。

退役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,这张脸却是荣耀之外他印象最深的。他也没有明白为什么在无意间碰上时会想要坐下来谈谈。

也许真的有什么事要说。

XXX

没有多少人知道当年的拳皇与斗神会有那样一段感情。就连两位当事人也不记得细节,谁先喜欢上的,谁先告白的,一概没有概念。

十年对手,某种意义上已经深入骨髓地融为一体。

韩文清也没有想到过,曾经让他日日夜夜想着如何击败的对手会以这种方式进入他的生活。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话语,只有细水长流的相处。赛场上你死我活的二人到了现实反而能够和睦相处,不得不说是一种奇异的反差。

不记得是谁最先提出交往,却记得谁先提出分手。

只是一个寻常的夏休期,叶修趴在电脑前打开一包烟,正准备拿出时被韩文清取走。

“喂老韩你什么意思。”

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挑眉:“再不戒烟以后也我也不会叫你戒了。”

顿了一顿,隐晦的意思被叶修轻易地了解,他嗤笑一声:“也是。”

分手对于他们而言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。似乎交往地够久,到分开的时候了。

即使社会已经接受了电子游戏作为一种竞技项目,却还没到接受两个大男人谈恋爱的地步。与其被其他人发现,揭发,最后落个损人损己的下场,还不如自己提早收住心将损失缩到最小。

很现实的想法,不是么?

这一点,韩文清明白,叶修也明白,只是韩文清提了出来。

他们不过是贪恋着那种相处,对于他们而言太过难得。

即使韩文清知道叶修不会像女生那样哭哭啼啼,却也下意识地会想要保护对方,哪怕明知会伤害到自己的对方,但也是尊重对方的表现。

霸图队长秉从霸图的特色,勇往直前。但身为队长他也会想很多,想到他们会面对的指责,想到他们会面临的压力。勇往直前并不是不留退路,不是鲁莽,而是根据情势想好对策,才会拿出前进的势头。

韩文清尊重他那个老对手,也是真真切切爱着那个人,才会近乎残酷地做出抉择。

而一旦做出决定,就不会后悔。

在那个夏休期结束之后,韩文清送着叶修去了机场,在候机室看到对方朝他笑笑,登上飞机之后才算是真的松口气。

捏捏口袋里的纸盒,里面几根小小的圆柱体安顺地躺在那里。心头有些复杂。

有轻松,有不甘,没有后悔。

韩文清突然笑笑,柔和了他一向锋利的眉眼,然后抬起头隔着遥远的距离看向叶修。模模糊糊地,却让他奇异地感觉到叶修似乎也在对他笑。心中默念:

“再见。”

XXX

韩文清张了张口,又发现他不知道说什么,不由再次皱眉。

看到对面韩文清的举动,叶修叹息,为了早点结束这次不知为何开始的对话,决定还是自己主动开口。

“后悔了么?后悔也没用啊老韩。”

韩文清摇了摇头,直直地对上叶修的眼,才回答:

“不后悔,只是遗憾罢了。”

遗憾他们无疾而终的爱情,太过奢望。

叶修一愣,面上的表情着实复杂了一会,才恢复了无所谓的样子:“果然是你才会说的话。”

霸图的男儿,一如既往地勇往直前,更何况是韩文清。只知道往前而不会后退,即使有回望的间隙,也不会为过去而停留。

他按按口袋里已经瘪瘪的烟盒,皱皱巴巴的表面早已说明了其年代。

叶修犹豫了一下,慢慢把烟盒从口袋里掏出放在桌上,推向了韩文清之后站起:“这个就留给你做个纪念,不要太感谢哥了。”

韩文清皱着眉看他,一瞬间叶修以为他又会被这个人呵斥一通,随后韩文清笑笑:“不谢。”

只是想告诉对方自己没有后悔,然后知道叶修也不会后悔,足够了。

这才是最后的分别。

叶修晃晃手,韩文清也站起:

“再见。”

 

后续:

苏沐橙拧着眉看叶修,又望了望韩文清离开的方向:“就那样?”

“还能哪样?”叶修笑。

“你……”苏沐橙吸了一口气,才无奈地摇头,“有后悔吗?”

没有马上得到回答,她困惑地看了叶修一眼,对方还是挂着笑,视线却去往了不知名的方向。

过了半晌,叶修才释然地揉揉苏沐橙的长发向前走去。

背对着韩文清的方向。

“不后悔,只是遗憾罢了。”


The End

后记:

老韩:脸黑钱包脸,不知道如何慢下来却知道怎么更好地向前。

↑这就是SB作者印象中的老韩。

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,就算十年对手的你与我是那样的熟悉,也不可能顺你所愿。老韩和叶神既然有十年的对抗经验,肯定对对方有了不同常人的了解,很多事情不用讲出来就已经知晓了。

对抗与和睦,大概就是这两个人矛盾的生活了吧?然后又是联盟中老一代的人了,绝对对很多事想的比黄金一代新生代多,所以妄想了这样的一个结局。

时间线不明,历史不明,只是想要表达我对十年对手的敬意。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为对方的私事弯下自己的腰,骄傲而又不悔地各奔东西。在回想起来时,也仅剩下淡淡的遗憾。

不过我是写不出那种感觉啦啊哈哈哈TVT。OOC语死早前言不搭后语是很正常的,感谢各位能够拉下来看完。

感谢阅读。【鞠躬

评论(5)

热度(34)